入手1千,转手7万!深圳炒鞋背后的真假江湖

发布时间:2019-11-12
摘要: 没有比炒房更赚钱,但是又合法的买卖?这道曾经似乎无解的题有了新答案,炒鞋。最近,炒鞋圈因一组数据成功登上热搜。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个热门款的成交金额已达到4.5亿元,超过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来源:央广网)众人惊愕

入手1千,转手7万!深圳炒鞋背后的真假江湖

没有比炒房更赚钱,但是又合法的买卖?这道曾经似乎无解的题有了新答案,炒鞋

最近,炒鞋圈因一组数据成功登上热搜。

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个热门款的成交金额已达到4.5亿元,超过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来源:央广网)

众人惊愕之余,调侃也随之而来:老年人炒股,中年人炒币,年轻人炒鞋

今年4月,JORDAN亚洲最大旗舰店在深圳开业,就出现了数百人为了一双限定版AJ冒雨排队的盛况。

在万物皆可金融的今天,球鞋已经跳出小众的收藏圈,成为了资本游戏的筹码。

利益滚滚的地方从来都江湖汹涌。

01

炒鞋者:球鞋从收藏转变为“收割”

海洋是国内第一批sneakhead(热爱球鞋文化的人),从2000年入坑到现在,球鞋转卖的最高记录是翻倍卖出,“2006年在新加坡排队买了一双,穿了没多久就卖了2倍的价格。”

跟动辄翻几十倍的球鞋炒家比起来,这种战绩实在上不了台面。

“2017年AJ和OFF—WHITE出的联名款,官方售价1499元,今年白黑红配色飙到了7万”。

炒鞋者阵营里,位于鄙视链顶端的,是庄家。

(海洋供图)

海洋见识过炒鞋庄家的疯狂。

“其实,雇几百人门店排队都不算什么,牛逼的炒鞋团队,一个月技术支出都要4、5万,自带编程专家,开发专用bot(抢鞋机器人,类似抢票软件)。bot、账号、服务器都要硬,一次抢个几百双不成问题。”

更重要的是,庄家们几乎能把这样的“买卖”做到稳赚不赔,即便是判断失误,囤了几百双鞋子,价格涨不上去的时候。

一款鞋是否限售、明星有没有带货、是否联名,是炒家判断炒作价值的主要依据。

“一款鞋如果判断失误,如庄家预估可以在二手市场涨到5000元,最后只涨到3000元,庄家会联合起来,一起把二手交易平台上的货扫光,造成断货的假象,再以高价把手里的货清出去”。

但无论如何,总有人心甘情愿埋单。

一场起于小众,现于大众,最后又被小众收割的交易闭环达成了,庄家永远都是笑到最后的人。

02

鉴定师:仿鞋鞋贩出5万买造假破绽

在最早的深圳球鞋圈里,流传着一句话,“球鞋在东门,真货只有在东门,假货也只有在东门”。

如今,这句话也有了新版本:真货在庄家手里,假货莆田造给你。

炒鞋圈的热闹,间接拉起了一条灰色的产业链——仿鞋。鉴鞋师应运而生,这个从虎扑大神中延伸而来的职业,主要依赖于个人经验和主观判断。

“小奶狗”从2011年开始做球鞋鉴定,虽然只是兼职,却是国内一家球鞋交易平台的首席鉴定师,一天大约鉴定100多双鞋。

他曾受邀参加一档鉴定节目,结果发现,节目组通过正规渠道买的“正品”也有问题。

“左右脚两只鞋虽然配色、尺码相同,但其他信息不一致,鞋与鞋盒的信息也有出入,纯粹是拼凑起来的一双鞋”。

“其实,能做到和正品相似度90%的仿鞋,就会通过电商或者门店,直接作为正品鞋子出售了”。“小奶狗”告诉我,不仅仅是二手市场,很多大家默认的正规渠道,也很容易流入仿货。

鞋盒,也是鉴定的一部分。(小奶狗供图)

“再怎么努力,仿鞋要做到和正品100%一样,那不可能,但鉴定做到绝对准确,那也不可能”。

即便以“球鞋鉴定”起家的毒APP、识货、NICE等球鞋交易平台,也频频被投诉鉴定结果不准,出售假货等问题。

更让人意外的是,日常他还要应付仿鞋鞋贩的“钓鱼”。

一次有个鞋贩找到我,说给我5万,只要告诉他那双仿AJ球鞋,造假破绽到底在哪里。”

这些是比较客气的“求合作”,鞋贩重金“利诱”,以及“威胁”鉴定师的事情时有发生。“利益诱惑之下,鉴定师和鞋贩联合造假,在这个行业并不罕见”。

“我们现在也很少公开交流鉴鞋了,鞋贩们看到了,就要拿来做技术升级了”,“小奶狗”告诉我。

03

莆田鞋贩:仿鞋也有“正义”

莆田,被外媒称为“Fake球鞋之都”。它以堪比正品的仿制技术,在海外被查获的巨大出货量,而闻名全球。

《纽约时报》、VICE等媒体都曾来到莆田, 大街小巷里“真假难辨”的球鞋,让探访的外国记者朋友们啧啧称奇。

据港媒报道,著名的旺角波鞋街,也隐藏着一条从莆田到深圳再到香港的假货产业链。

旺角波鞋街

作为一个球鞋小白,为了码字我得硬着头皮逛论坛。最后我惊奇地发现,网上的真假球鞋鉴定攻略,居然有很多来自于莆田鞋贩。

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他们总会在不经意间提及“最好的莆田仿鞋”。

再也不只是千篇一律的九宫格营销,鞋贩们不仅活跃在虎扑、知乎,还有专属的微信公众号和官网。

除了 “鉴定干货”,莆田仿鞋行业所谓的“正义”,也是鞋贩们内容营销的重点,“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经济能力花几千块买自己喜欢的球鞋,但仿鞋可以满足他们”。

莆田鞋贩们最引以为傲的,还是足以媲美正品的质量和高超的仿制技巧

莆田鞋贩CHAN,在接受了VICE的采访后,海外人气大涨,INS粉丝目前已经超过29万。CHAN海外销售官网的slogan为:最好的假Yeezy出售。

你可以质疑我的道德水准,但不能质疑我鞋子的质量。”在知乎的一篇帖子中,莆田鞋贩“Amui木”讲到。

入夜的莆田“鬼市”,狂热的仿鞋交易市场

摄影 牛镜 小黑

这些内容营销大师,大多数都是莆田“鬼市”上人头攒动中的一员。

鞋贩“Amui木”在知乎回答里晒出了入夜的“鬼市”,无数辆摩托车穿梭在街道间,鞋贩们上车、下车,拿货、打包、发货,穿梭不断。

鬼市,实际上是名为安福小区的住宅区,早间年曾是火葬场,现在成了连接工厂与微商的假鞋中转站。数百万计的仿鞋经由这里,再通过不计其数的微商流入市场。

前段时间,成都商报报道了一则新闻,95后成都球鞋网红——刘饼干,吸收上千万的球鞋预付款后,迟迟未交货,已被成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在记者接触的小部分买家中,最大单笔订单额达39万余元。

“扭曲的市场不会长线存在,但一个人的糟糕行为,可能危及一大群人,一群人的糟糕行为,杀伤力可能无法估量”。“小奶狗”说。

炒作,制假,在球鞋这个交易市场上,谁比谁更糟呢?或者说,两者的界限还有那么清晰吗?

投资市场上经常提到一句话,警醒疯狂的捞金者适可而止。用在今天的球鞋市场上,也不违和。

当潮水退去,没有回到大海的鱼,都会死。

本文由深圳微时光原创发布

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