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成文被停职引来地震,诺安基金的那些陈年旧事

发布时间:2019-12-05
摘要: 文/《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有限公司)》作者/洪秀丽在北京的东三环国贸商圈,诺安大厦是一座颇为醒目的地标性建筑,诺安基金北京分公司就在此办公,当然大厦内还有许多外租的商户。然而,诺安基金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基金公司,只不过它的很多职能部门办公地点设在北京

奥成文被停职引来地震,诺安基金的那些陈年旧事

文/《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有限公司)》

作者/洪秀丽

在北京的东三环国贸商圈,诺安大厦是一座颇为醒目的地标性建筑,诺安基金北京分公司就在此办公,当然大厦内还有许多外租的商户。然而,诺安基金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基金公司,只不过它的很多职能部门办公地点设在北京。

近期,因总经理奥成文被停职一事,诺安基金成为了内地公募圈中关注的焦点,这家当初因黄金QDII、全球收益不动产QDII、油气能源的创新三剑客而爆红的基金公司如今则凋零了,虽然还是排在内地公募的40强之列,但是多年未见走红的股债明星产品了,年终排行榜上也很难在最前端的位置看见诺安基金产品的身影。

其实,多年萦绕在诺安基金股权上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很好地得到解决,同时公司近年来也流失了夏俊杰等明星基金经理,在这几年的创新大潮中逐渐有偃旗息鼓的味道!

股权乱象背后的那些蛛丝马迹

公开资料显示,诺安基金的股东有三家,它们分别是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其持股为40%;深圳市捷隆投资有限公司,其持股为40%;大恒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持股为20%。

查阅当年成立时的资料,诺安基金的发起成立股东是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外贸信托和科学城建设,持股比例分别是40%、40%和20%。但是后来源于一些剪不清、理还乱的关系,捷隆投资横空出世了,那时,捷隆投资和诺安基金之间的关系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大股东,那就是中国新纪元。

2007年5月28日,证监会批复''同意深圳市捷隆投资有限公司受让诺安基金原股东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持有的40%股权'',由此,捷隆投资和外贸信托成为诺安基金的并列第一大股东,中国新纪元也就彻底退出了诺安基金。

但是这家捷隆投资自从当年出现在诺安的股东名单中,就饱受了各界的质疑。根据当时《21世纪经济报道》的文章,捷隆投资甚至搬到了诺安基金公司内部来办公;2009年7月,捷隆投资原来三位自然人股东将全部股权转让给了上海摩士达,上海摩士达投资有限公司(上海钟表有限公司)系中国大恒(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中关村科学城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重组的集团公司。中国大恒(集团)是大恒科技的控股子公司,大恒科技持有中国大恒(集团)72.70%的股权。也就是说,上海摩士达进入后,原来已退出诺安基金的中国新纪元的身影又再出现。值得注意的是,大恒科技实际控制人为郑素贞,她是昔日''私募一哥''徐翔的母亲。

2007年时,奥成文接替姜永凯出任了诺安基金的总经理,这一干就是12年,奥成文此前曾在外贸信托任职。而此次接替奥成文的秦维舟当时也已在诺安,他从诺安基金设立时就已经担任副董事长一职。公开资料显示,秦维舟也曾任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副总裁。作为诺安基金现任董事长,秦维舟此次代为履职的期限是90天。

公告显示,秦维舟历任北京中联新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香港昌维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香港先锋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副总裁、诺安基金副董事长,2008年起升任诺安基金董事长至今。

其他问题也同时一起出现

在此次奥成文和未经证实的曹园被停职之前,其实诺安基金出了很多人事变更上的风波:诺安基金的市场部总监在休产假多时返岗后不久就选择了离职,同时接替她的是公司另一个部门的女中层。

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8月12日,诺安基金子公司诺安资产前高管任远上任诺安基金战略客户部副总经理,而此前的总裁助理、客户战略部副总赵鸿宾不再任职,同时上任的还有网络金融部新任副总监郭婧和华北营销中心经理杨晓杰。同时,郭婧有可能也是诺安基金刚离职的市场部总监以前的合作搭档。

诺安基金上半年的业绩也因上市公司股东披露半年报而一起曝光。大恒科技半年报显示,诺安基金上半年营收4.02亿元,同比降22.94%;净利润9278万元,同比下降63.38%。诺安基金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是旗下投资公司投资收益减少较多、基金收取的管理费下降明显等。但数据统计发现,与2018年底相比较,诺安基金上半年的总体规模其实是上升的,而且股票型、混合型、债券型等各类产品都呈上升状态。去年末诺安基金非货币短债基金规模434亿元,今年年中规模488亿元,增长54亿元,排名从36名升至35名。

此外,诺安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流失的情况也较为严重,今年早先的1月22日,诺安基金一口气发布六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旗下明星基金经理盛震山因个人原因离职,不再担任原由其管理的6只诺安旗下基金。去年四季报显示,盛震山离任的诺安积极配置混合去年7月27日成立,建仓期为6个月,截至去年12月31日基金建仓期尚未结束;离任的诺安优化配置混合去年9月20日成立,建仓期为6个月,截至去年12月31日基金建仓期尚未结束。另外,诺安昔日的明星基金经理夏俊杰早已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私募仁桥资产。

或许经历了最近一段时间的无序混乱后,诺安基金会迎来下一次爆发,重温创新三剑客时代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