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英德:我每天4点起床

发布时间:2019-11-08
摘要: 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她选择了不睡觉。 图源于网络文 | 春春编辑|小马图片|ZI这个月,卢英德从百事可乐卸任CEO一职整整一年了。很少有人在离开了平台之后,依然光鲜耀眼。卢英德不同,退休后,她过的风生水起

卢英德:我每天4点起床

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她选择了不睡觉。

图源于网络

文 | 春春

编辑|小马

图片|ZI

这个月,卢英德从百事可乐卸任CEO一职整整一年了。

很少有人在离开了平台之后,依然光鲜耀眼。卢英德不同,退休后,她过的风生水起。

加入亚马逊的董事会,

成为耶鲁大学商学院的院长,

卢英德的人生并没有因为离开百事可乐而关闭,恰好,离开百事可乐后的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在百事可乐工作的时候,她创下了许多记录。

公司自 1898 年成立 121 年以来的首位女性 CEO;

公司首位非美国人、少数族裔的CEO。

不仅如此,一般大企业CEO的平均寿命是5年,而她在CEO这一岗位上一干就干了12年。

这12年中,她每天早上4点钟起床,从醒来那一瞬间起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工作,每天工作16到18个小时。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她从来都不睡觉,永远24/7,一直醒着,一直在线。

我,曾经的“印度总统”

1955年,卢英德出生在印度。印度是一个等级分化、阶级分化、性别分化非常严重的国家。幸运的是,少女时代的卢英德,就被家庭教育要敢想敢做。

每天晚饭的时候,卢英德的母亲都会给卢英德和妹妹出一个当前世界的热点问题,让她思考解决的办法。问题包罗万象,比如如果你是印度总统,你会做什么?卢英德和兄弟姐妹在晚饭的时候就开始绞尽脑汁思考解决方案,晚饭后就是演讲时间。

母亲也会完全配合这场演讲,不仅要对演讲进行点评、提问,还会在演讲完毕之后,作为选民给心目中的总统投票。演讲是卢英德姐弟之间的一场较量。投票选出“总统”之后,母亲还会让她们签字署名,比如“卢英德总统”之类。

从小的时候在餐桌上就想象过自己是总统,卢英德从来没有把自己因为性别或是其他因素而定义成特定的某种样子,而是按照自己发展,从来不做限制。

卢英德的妹妹17岁那年,想离开家去印度的其他城市读商学院。母亲对妹妹说:“离开家可以,但是现在你就得结婚,结了婚才能走。如果你现在不结婚就走,我立马就开始绝食,绝到我死为止。”

印度“童婚新娘”

卢英德母亲从来没有上过学,她对女儿的希望是矛盾的:一边希望女儿可以替她实现她没有实现的梦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边又传统地希望她们可以早点出嫁。

好在卢英德的爸爸和爷爷站出来力挺卢英德妹妹的决定,给她打了一笔钱,支付她去商学院。 爸爸很小就告诉卢英德,“别怕,别被性限制,你可以和男孩子一样优秀。 ”

回忆起童年,卢英德的母亲饭桌上的问题给了她很多梦想的力量,让她敢想。而父亲又会在适当时候站出来,给她当后盾照顾妈妈,让她敢做。

强大的家庭支持,卢英德在来到美国以后,就没有惧怕过什么,想什么就去做了。遇到事情,她 告诉自己; “我可以比任何人都做得更好,就算一切都不顺,人们也会跑过来找我,因为我可曾是‘印度总统’! ”

Niche 的价值体现

1978年,23岁的卢英德离开印度,奔赴到美国东海岸的耶鲁大学商学院学习。毕业找工作时,囊中羞涩的卢英德只有50美元的置装费,不太合身的西装、艳丽的靴子,这些怎么能打动面试官?

这时,同学提醒她穿日常印度民族着装——莎丽去面试 。

“如果他们不能接受你的文化,那他们也不能接受你。”幸运的是,波士顿咨询看中了卢英德,6年后,她成长为一名并购重组领域的知名咨询顾问。

但这件事情更深地,是教会了卢英德要如何用能力武装自己,让自己有理由强势。

1994-2000年,卢英德在百事可乐负责公司的战略。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一个不到10岁,一个更小。

她想到自己在攀升的工作,又想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她知道在工作和家庭二者之间,无法选择。“I am one of the guys, but I am a woman too.” (我是这帮决策层中的其中一个,但我也是一个女人)。

卢英德一家

不知道该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她决定,早上5点带着两个女儿一起上班。她们可以在卢英德的办公室里睡觉、玩玩具、干什么都可以。很多人认为带孩子上班是老板绝对不会允许的,但是卢英德却对自己的实力既自信、又强势。

图片来源:Jemal Countess / Getty Images

“如果你想雇我,这就是你必须要接受的。如果你无法接受,你可以不雇我,找一个可以把工作完成的一样好的男人。”卢英德这样的强劲,让老板别无选择。

“你需要给自己找到一个niche(定位),在这个niche把自己练的足够强大,使得你变得不可替代。”

通过niche 提高竞争力,有理由强势。地球没了谁都一样转,但是公司没了你,虽然一样转,但就是转的不太一样,或是转了慢了一些,这就是niche的价值体现。

被需要感

在加入百事可乐公司以前,卢英德就拥有了漂亮的履历:波士顿咨询高级顾问、摩托罗拉公司高级企业战略顾问、ABB公司高级副董事。

她来到命运的岔路口,接到两个橄榄枝,一是通用电气CEO杰克·韦尔奇发来的邀约,另一个则是时任百事公司CEO韦恩·克洛维的盛情。

听起来,通用似乎前景更光明?时值通用在全美排时前十,每股回报超过40%。CEO杰克·韦尔奇向董事会表示自己打算七年后退休,正在四处撒网挑选接班人。

而这一年,百事的日子并不好过,海外市场被老对手可口可乐远远抛下,当时旗下的必胜客、肯德基、意大利比萨饼和特柯贝尔墨西哥餐厅等餐馆业务运营停滞不前。

但卢英德却被百事打动,因为韦恩·克洛维说:“我比杰克韦尔奇更需要你,我要让百事成为专为你而设的地方。。。” 于是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12年后,卢英德自己成为CEO,仍然深受韦恩·克洛维的影响。

她回想起自己加入百事可乐的初衷,就是希望自己可以「被需要」。

她希望将百事可乐打造成一个有灵魂的公司,所有员工来到公司工作,不是抱有着打工仔的心态,而是真正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技术和职能,正在「被需要」。

工作对于员工而言不是负担,而是生活的延续。而人对于百事而言不是一串工卡数字、亦或是一张名片,大家的观点对于公司而言就是价值。

“我希望我的员工,来到百事,既可以工作,又可以享受生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在公司成立了托儿所。

托儿所早上7点上班,7点下班。这样百事的员工就不需要担心把孩子在上班前先送到学校,再慌慌张张地赶来上班。每天早上都像赶趟。工作没有做完的话,也不需要担心要提前走去接孩子放学。

对于卢英德而言,她日常关注的问题都可以浓缩成一件事:抛却自己当CEO的野心,我将如何将百事可乐打造成为一家可以再存活100年的公司?

图片来源:GoAntmate

问题的关键可以通过三个问题解答:1)被客户需要 2)被世界需要 3)被员工需要。

而谈到在家庭中的「被需要感」,卢英德坦言:作为女性,不存在所谓的生活与工作平衡。女性家庭的生物钟,与事业上升的生物钟本来就是完全相违背的。

20来岁事业刚起步,你或许迎来了新生儿,他们需要你。

30来岁事业上升阶段,你的孩子到了最难搞的青春期,他们需要你。

这个时候你的老公可能也因为孩子,变回成了青少年,他想要更多的关怀,他也需要你。或许这个时候你已经成为了家里唯一的成年人。

4、50岁你的孩子长大了,父母却逐渐老去,他们需要你。

想当一个优秀的母亲,需要100%的经历投入,堪比一份全职工作。

但每天一共就只有24小时,你又得在有限的时间内把所有事情都照料好。你只能时不时地放弃一个,没法平衡。

也许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凶残,就得接受他的残酷,做适当的放弃。

在这种凶残下,卢英德选择了不睡觉,不给自己留时间,每天4点起床,一直在线。

2018年,卢英德决定离开百事,开始新一段人生路。

这一年,百事在全球500强中以144位的排名远超过竞争对手可口可乐(328名)。

这一年,百事营业收入646.61亿美元,利润101.1亿元,全面碾压老对手可口可乐,可口可乐2018全年营收318亿美元,利润64.76亿美元。

在可乐市场日薄西山的今天,百事可乐营收结构多元,站得更稳。 这一切,都归功于20年前,百事迎来了卢英德。

卸任以来,卢英德在习惯生活的自由,学习新的生活方式和思维。

“他们说我应该去一所睡眠学校,教我怎么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