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3万多快件不同程度受损,医院昂贵设备被泡

发布时间:2021-07-22 12:50:09
摘要: (原标题:郑州暴雨企业自救12小时:通信枢纽脸盆排水,半小时抢千件包裹) 澎湃新闻记者 陈

(原标题:郑州暴雨企业自救12小时:通信枢纽脸盆排水,半小时抢千件包裹)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邵冰燕 周玲 王启帆 李潇潇

7月20日,郑州暴雨,积水不断上升中。

任美光是圆通速递郑州北环网点负责人,中午一过,水积了起来,漫过了仓库外的停车场,开始向内涌。任美光担心,剩下的千件货品,会不会被大水淹没。

王宝君是郑州联通网络部主任,他已接到通报,部分光缆中断受损,要紧急抢修。但雨实在是太大了,联通第一枢纽大楼都濒临被淹,这关乎到当地整个通信的顺畅运转。

韩星敏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核医学科主任,雨水已经淹没了他所在科室昂贵的医疗设备,更为揪心的是,医院的停水停电,让危重病人处于危险之中。

熊宇俊(化名)在郑州巴奴毛肚火锅上班,位于大楼一层的火锅店,完全被雨水泡住,寸步难行。一同被困的,还有店内的顾客和附近的行人。

这是他们的自救故事。

快递网点:半小时转移千件包裹

1万件货物,凌晨6点到达,8点卸完,9点开始配送,这是圆通速递郑州北环网点的日常。

7月20日这天,常规被打断了。上午的雨已下挺大,但尚未完全影响配送,紧急货件基本全部配送完毕。但过了中午,情况急转直下,水从门口低洼的停车场积起。

下午2时,圆通速递郑州北环网点负责人任美光见状,赶紧联合仓库同事,在仓库门口叠沙袋,希望阻挡洪水的卷入。但水仍不断地向仓库内蔓延。

作为负责人的任美光,当下做出判断:把货往高处摆。员工们于是把凳子叠起来,踩在凳子上,将1000多件快递搬上了两米高的传送带。

“当时抢救了半小时,没有一个包裹被淹,等到最后一个放到传送带上,那时候积水已经高得过膝盖了。幸亏昨天两辆车没有卸货,不然问题就大了。”任美光回忆。

水位最高时,仓库内的水已淹没膝盖,而大门外地势更低一点的停车场,积水可漫过臀部。

抢救完快递后,大约是下午三四点,任美光催促仓库员工赶紧回家,剩下6个员工直接睡在公司旁租用的员工间里。

这是个不眠之夜。由于没有电可以烧水,任美光从小区楼下的超市里购置了200多元的干粮和矿泉水,给陪夜的员工充饥。此外,由于住的地方在8楼且没有电梯,为了清洁不能冲水的厕所,他们只能拿着两个垃圾桶,从楼下装满雨水和积水后再提上来使用。

“那种情况下,大家都没有条件洗澡换衣服,就这样6个人直接挤在地板上睡了一晚。但心里装着事,迷迷糊糊几乎一夜没睡。”任美光说。

21号清晨5时,任美光就开始组织用抽水泵给仓库排水,目前仓库的水已抽完,停车场的积水仍完全未排出,“预计两天内抽不完”,但已下降至膝盖位置。

7月21日的仓库

任美光已经在盘点站点的受损情况:40多辆电动三轮车、4米2的电动箱货车、充电桩几乎都被泡水淹过。目前由于地区停电,无法确认多少电机被烧坏,但已有业务员表示部分电动车已不能使用。

任美光希望,如果明后天郑州地区可以成功通电,先将配送的电动车进行抢修,再计划加派4到5人进入滞留件的紧急配送工作中。

7月21日,据国家邮政局通报,截至21日9时,河南省快递行业无人员伤亡事故发生;9人经消防人员协助转移至安全位置;13处快件处理场所进水至无法作业;91辆快件运送车辆受损;约33920快件不同程度受损。

联通:最危险时第一枢纽大楼地面离水面只有3公分

和任美光的采访,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连续拨打了十多次才接通,因信号不好而多次中断——通信设施在暴雨和洪水中也受到损害。

据工信部消息,7月19日起,河南省郑州市持续遭遇极端强降雨,造成市内通信基站大面积退服,多条通信光缆受损,数万用户通信服务受到影响,其中巩义市米河镇发生通信阻断。

郑州联通网络部主任王宝君参与了一线抢险工作。

7月21日晚,他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雨越下越大,20日16时20分左右,郑州联通启动一级防汛预案,17时左右,雨晴达到高峰,险情也出现高峰。

“当时雨已经下的很大,完全是瓢泼大雨,有网络设备开始告警,有的地方停电,逐渐有地方开始停电,我们的抢险救援人员都是第一时间到达了险情现场,有的险情能抢修,有的险情暂时也没有办法处理,我们在想其他办法。”

背起光缆、抬着发动机、背着沙袋,联通的救援人员出发去各处险情现场。“20日,我们出动了700多人次,截至今天有3000多人。基本上省市一盘棋,省公司领导都在坐镇指挥。”据介绍,灾情发生后,河南联通立即启动了应急预案,公司领导靠前指挥,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全面开展防汛抢险工作。截至目前,共出动车辆149辆、人员531人、油机196台次、卫星电话2部,发送公益应急短信1000万条。

不只是外部的险情,联通在郑州第一枢纽大楼,也出现了惊险一刻。

王宝君介绍,20日16时30分左右,联通在郑州的第一枢纽大楼路面上的水已经积得非常高了,使得楼内的高压配电室面临极大风险:如果发生雨水倒灌,那么整个通信都会中断。

“这里是固网的枢纽,也是手机核心网,情况非常危急,我们四五十名员工用脸盆排水,垒沙袋,后来又找来水泵抽水才解决问题,最危险时大楼地面离水面只有3公分,太危险,所幸最终有惊无险。”

王宝君表示,目前郑州城区网络基本上恢复正常,个别地区信号还有点弱,整体情况都在好转。

医院:危重症患者转院,昂贵设备被泡

“医院损失惨重。”

问及暴雨的影响,7月21日下午,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郑大一院)的一位肿瘤科教授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回复了这六个字。按照微博上另一位认证为郑大一附院医生的说法,医生们正在忙于洪涝中自救。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床位过万,日门诊量更是高达4万人,被外界称为“宇宙最大医院”。一场强降雨,让这个庞大机构陷入困境。根据此前媒体报道,郑大一附院一度断水断电,门诊、手术都受到影响。

对此,医院在7月21日当天组织起了转院工作。

据环球时报,在当天下午,郑大一院门口停满了负责转运病人的大巴车和救护车,正在紧锣密鼓进行全员转院工作,其中600多名重症病人优先转院,目前已完成200多人。记者在现场看到,许多医患和家属打着手电在楼梯间有序排队撤离,医护人员坚守岗位巡护、查房,安抚病人情绪,为重症病患提供人工供氧。

7月21日晚间,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核医学科主任韩星敏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该院的河医院区停水停电,危重症患者今天已经转院,其所负责的核医学科河医院区负一楼进水,部分设备被淹,郑东院区则没受影响。

医院的影像医疗设备在洪涝中受损严重,很大的一个原因是,CT、X光机等存在辐射问题,加上体积大、重量大,不容易搬运,往往被设置在医院的负一层或一层,或者是单独的一栋一层建筑,当洪水来袭,更容易中招。

PET-CT设备的价格,通常在几千万级别。有媒体称,此次洪水对医院设备造成的损失,甚至可以用亿来估算。

记者从西门子医疗方面获悉,强降雨造成了郑州当地多家医院的X光机、CT、MR设备不同程度受损,西门子医疗客户服务团队第一时间主动联系各家医院,积极配合医院进行设备抢险维修,其中有河北石家庄的工程师开车到郑州的医院支援抢修。

记者想要了解更多一线抢修的进展情况,但因为目前“特别忙,且电力通信网络受损,通信信号时好时坏”,暂时无法了解到更多消息。

火锅店员工:彻夜未归,开放门店安置群众

熊宇俊(化名)是土生土长的郑州人,在他口中,郑州是一个四季缺水的城市,“从来没见过每一条道路都淹了,淹到那么深,确实害怕了。”

他所供职的巴奴毛肚火锅总部位于郑州,办公地一楼有一家门店。7月20日,从下午16时开始,部分没有提前下班的员工被困在楼内,室外的积水已高到“举步维艰”。在尝试走到地铁站失败后,部分员工还是选择退回楼内,这时位于一楼的巴奴火锅门店也遭遇水淹,室内雨水足有半人高。

到了傍晚时分,本来期待雨停、水落的员工发现正常回家已不可能,大楼背后的停车场已完全泡在水里,“所有的车都被泡了,都亮着灯,不停地发出报警音”。

近50名员工决定留在办公楼内,还陆续安置了30余名滞留在一楼门店的顾客和附近被困的行人。一些受影响稍小的门店,则决定开放给附近受灾的群众休息。巴奴的工作群从20日下午一直忙碌到21日,不断更新门店的情况和需要安置的人数。

受困的熊宇俊和同事只能通过仅剩的手机电量和断断续续的网络,不断了解外界的情况,看到有的门店贴出了告示,为被困的群众提供茶水和小吃,也可免费充电和使用Wi-Fi。有网友在社交平台留言,“早上从正宏城步行三小时到燕庄,问巴奴小哥哥能不能充电,然后就被邀请到楼上,还熬上了粥。”

一直到7月21日下午17时,在雨势稍弱,积水情况有所缓解后,熊宇俊才开车回家,其太太同样也在公司被困一晚,所幸孩子有家中老人照看。

在结束通话后,熊宇俊又收到了郑州气象台19时27分发布的暴雨红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3小时内,郑州市区、巩义、荥阳、新密、新郑降水持续,累积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请注意防范。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