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钟出圈,社区电商入局

发布时间:2021-09-15 11:41:50
摘要: 湖北,武汉,蔡甸区,凌晨三点。阿里淘菜菜的社区店主王兴(化名)还没睡,小店里的灯光还亮着,他在等一名老顾客。老顾客叫李少云,她是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6年前,李少云与丈夫分开,独自

湖北,武汉,蔡甸区,凌晨三点。

阿里淘菜菜的社区店主王兴(化名)还没睡,小店里的灯光还亮着,他在等一名老顾客。老顾客叫李少云,她是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

6年前,李少云与丈夫分开,独自带着5个月大的女儿依依生活。曾经,没人帮忙照顾女儿,李少云又不放心把孩子独自留在家里,于是带着女儿一起出车。

“现在孩子已经大了,也有了些自理的能力,已经很少跟我出车了。”每天晚上六点多给依依做好饭,李少云开始了夜班跑车生活。

直到每天的凌晨三点,李少云结束夜班回家。和常人不同,李少云白天并没有时间逛菜场采购一家人需要的食材,等李少云下班也已经是凌晨快天亮了。

多年来,王兴和李少云已形成了默契,王兴经营着位于蔡甸区的阿里淘菜菜24小时自提点,每天白天李少云会把第二天所需要的牛奶、蔬菜和其他日用品下好单,选择在王兴的自提点自提。

每到凌晨三点,王兴总会听到熟悉的出租车喇叭声,他会帮忙把李少云的菜放进后备厢,然后道一声“晚安”。

在全国各地社区周边,有很多这样的社区电商小店,他们有很多是夫妻经营的小店,或是水果店、或是烟酒超市,在社区末端积极触网,在个人增收的同时,成为百姓服务的“最后一公里”站点,成为一刻钟便民生活圈的重要支撑。

图说:淘菜菜首家科技小店落地长沙

夫妻店不再仅是方便面生意,社区电商迎来需求爆发

“近几年生意不好做啊。”单丽娟在山东济南天桥区历山北路一条胡同的拐角,经营着一家十来平方米的社区小店,丽娟便利店,至今已有10多年了。

她回忆称,近两年明显感觉收入降低了,大家买东西的地方太多了,平常每天约有几百元的营业额,“到了年底算了算勉强糊口吧,不赚钱”。

单丽娟介绍称,她的小店太普通,要对接 30 个以上进货渠道,由于自身规模小,面临经销商层层加价,导致其进货价格比连锁业态高 10%,滞销库存占比超 50%。

全国,像丽娟便利店这样的小店还有 660 万个,这些零售末梢面临的共同现状,即规模小,就缺乏议价能力,经销商有什么,小店就得卖什么,价格偏高且选品陈旧,无法和连锁便利店竞争。

久而久之,小店的品类只能专注在烟酒、方便面、洗发水等少数品类,且没有价格优势,越来越“无人问津”。

今年 4 月,淘菜菜的地推上门,给单丽娟介绍了社区电商,消费者线上下单,次日于社区门店自提,社区门店可入驻平台赚取线上收益,“多一个门路多一份收入,我觉得也不麻烦,就弄了。”

疫情改变了不少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外出频次降低、线上零售占比大幅提升,让社区电商意外在需求端迎来新的爆发。

“现在每个月,我能增加几百块的收入。”单丽娟表示,除了每单她能获得提成以外,顾客上门自提货品也能带动便利店的其他商品销售,“顾客顺手也会买点东西,带活了我们小店的生意”。

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660万夫妻老婆店尽管庞大且分散,但牢牢占据了国内40%的快消品市场份额。而且这40%的市场份额在过往十年,随着电商的大规模发展,其市场占有率并没有下降。这证明了小店的生命力和长期价值存在。与此同时,全国660万夫妻老婆店分布的均匀度,依然比超市、大卖场、便利店都要高。

660万家夫妻小店是离居民最近的商业业态,但商业模式最传统,处于供应链最末端,采购价高、商品结构单一、质量无保障、抗风险能力弱。而在社区电商模式下,小店作为民生最后节点的战略价值,得到了巩固与提升。

15分钟服务半径多业态布局,专家:社区零售有较大成长空间

中国互联网电商过去20年经历了由远至近的过程。曾经,商品在消费者千里之外,库存很远,体验较差,效率也较低;如今,商品库存被提前预计,调离到离消费者也许只有一百公里的地方,配送也演变至隔日达、当天达,效率提升。

怎么帮助单丽娟这样的小店做好生意,是阿里一直在思考的命题之一。像单丽娟这样的小店组成了社区电商最为核心的部分,社区电商伴随社区商业发展而产生,是以社区居民为服务对象,服务半径为步行15分钟左右的范围内,以满足居民日常生活基本消费和品质消费为目标,以多业态集聚形成的社区商圈。

7月,商务部办公厅等11部门印发 《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指南》,其中指出,到2025年,通过打造“百城千圈”,建设一批布局合理、业态齐全、功能完善、智慧便捷、规范有序、服务优质、商居和谐的城市便民生活圈,便利化、标准化、智慧化、品质化水平全面提升,在服务基本民生、促进消费升级、畅通城市经济微循环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试点区域居民满意度达到90%以上。

商务部还指出要规范社区电商发展。推动平台企业为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服务,为社区商户提供营销、信息、流量、数字化工具等免费或让利服务,提供集采集配、统仓统配等供应链支撑,将实体店作为供应链合作的重要环节,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店配宅配融合。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赵萍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社区电商为消费者节省了购物时间,选用“预购、自取”的方式,为消费者节省到菜市场、实体店采购的时间,忙碌的消费者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完成生活必需品的采购。

全国无数的小店正在给社区居民的日常买菜提供更多购买便利和实惠,互联网也正在助力小店,助力社区居民的民生体验变化,帮助打造一刻钟便民生活圈。阿里巴巴社区电商事业群市场运营负责人汪庭祥表示,阿里的社区电商更关注以小店作为依托,满足社区全场景需求,而不是简单的买菜生意。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如何将电商平台和社区零售融合起来,既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他认为,电商平台和社区小店不是直接冲突的关系,未来一定是融合的关系。“电商平台如果能将产品营销、产品供应链管理、门店数字化改造、客户智慧化管理、精准化营销等方面嫁接到社区门店里面,那么社区零售未来一定会获得非常大的成长空间。

阿里打通五大供应链及淘特,社区电商告别流量争夺注重供应链比拼

去年是社区电商饱受争议的一年,部分社区电商平台低价倾销、挤压就业、价格欺诈、排挤竞争对手、杀熟等行为备受关注,最终迎来管制红线。

去年底,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对社区团购提出了“九个不得”的经营红线。专家表示,发展数字经济,互联网平台必须坚持守正和创新相统一,强化平台治理,不销售假货、不在算法上做文章,不过度追求流量、不过度竞争,严禁出现泄露和滥用用户信息等损害消费者权益行为。

社区电商被勒上“九个不得”紧箍咒。近一年时间,市场经历挤泡沫,逐渐归于理性,但发展的脚步从未停止,伴随着商业模式成熟,平台正在走向良性竞争。

3月,阿里巴巴社区电商(MMC)事业群成立。主要基于零售通和盒马集市两个业务整合而成。阿里社区电商在百万夫妻店“搭场”,为城乡社区的千家万户提供服务。消费者下单购物的通道为四个端口——淘宝APP、淘特APP首页的“买菜”频道,微信、支付宝的“盒马集市”小程序。

自成立以来,MMC在产端打通了盒马、大润发、零售通、1688及淘特、阿里数字农业的五大供应链,在销端连接了活跃用户过亿的淘特。9月14日,阿里社区电商品牌正式更名为“淘菜菜”。

汪庭祥透露,目前以武汉为例,每3个武汉市民有1个使用淘菜菜的服务。社区电商在城市仍然有非常旺盛的消费需求。同样在村镇这里消费增长也很突出,“淘菜菜要不遗余力地做投入”。

除了推动百万夫妻老婆店完成数字化改造外,阿里巴巴还通过自身数据优势和供应链体系,反哺产业带工厂和农产品(000061,股吧)基地,实现以销优产。

阿里社区电商事业群商品运营负责人陈彤彤表示,过去的十年间中国电商业态在生鲜在老百姓(603883,股吧)的菜篮子方面,尝试无数的解法,从B2C,再到前置仓等,都在尝试在生鲜行业上游解决农业的问题,下游解决用户需求的问题。

陈彤彤称,这是庞大且重要的赛道,有数万亿的体量。社区电商在履约模式、社群运营、中心仓建立、快速周转方面表现突出,是最贴近于解决生鲜行业商业问题的答案。

目前,阿里巴巴通过搭建社区数字化销服网络(夫妻老婆店),聚合确定性的终端消费需求(订单),精准匹配确定性的源头供应,推动产业带中小企业和农产品基地规模化、深度融入供应链(冷链保鲜物流仓配等设施),促进物流、商流、信息流、资金流“四流合一”。

2020年,阿里已建成全国5大数字化产地仓和1000多个县域物流共配中心。MMC成立后,从产地仓到中心仓,从网格仓再到社区小店,阿里进一步完善了从产地到餐桌的数字基础设施。

申万宏源证券研报称,目前社区电商平台已不再单纯依靠补贴拉新,已经迈入以业务效率为导向,既看重流量争夺但更注重供应链能力比拼的新阶段。长期来看,供应链能力建设提高履约时效和商品品质,保障用户体验,是形成品牌护城河的关键,同时平台需充分发挥内部生态协同效应,并吸引更多生态建设者加入,形成竞争壁垒,巩固市场地位。

伴随商业模式迭代成熟,平台将走向良性竞争,并通过构建下沉市场本地化、多层次的仓配体系和供应链基础设施,提升生鲜食百产业链效率,互联网平台和食品供应商等多方受益。

赵萍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各公司要加快技术和服务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提升供应链现代化水平,通过有效降低成本,促进行业优胜劣汰,通过优化算法,提升消费体验并造福普通消费者,利用创新驱动,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编辑 宋钰婷 校对 王心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最新发布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