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水氢汽车|庞青年“点水成金”遭围观,百亿投资一地鸡毛

发布时间:2019-11-08
摘要: 生活的荒诞,莫过于做梦,纷乱的意识,似天马行空......而近日,《南阳日报》刊发的“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文中称:“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似乎也是有着天马行空之意。庞青年的新发明“水制氢”,车加水

追踪水氢汽车|庞青年“点水成金”遭围观,百亿投资一地鸡毛

生活的荒诞,莫过于做梦,纷乱的意识,似天马行空......

而近日,《南阳日报》刊发的“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文中称:“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似乎也是有着天马行空之意。

庞青年的新发明“水制氢”,车加水就能跑震惊世人,无数人在朋友圈的疯狂转发,随后各大媒体便开始了对这个“发明家”庞青年的身世、以及周围的关系人物,甚至是令外界不可思议的青年汽车工厂的实地调查。

这场使所有人都看起来非常荒诞的闹剧也在持续发酵中。

庞青年亲身演示“水变氢”遇尴尬

据国内媒体的现场报道,“不管是河水还是湖水,甚至是污水,都可以灌入车辆,提供动力。在极端天气情况下,哪怕是冰水甚至冰块,都可以成为车的动力来源。”庞青年一本正经的在现场向大家解释着水解制氢能源车的运作原理。

也许是来自全国网友们的质疑声太大,也许是迫于压力,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庞青年坐不住了,据国内媒体报道,5月25日,庞青年现身南阳青年汽车生产车间现场乘坐样车,他称300升水跑300公里,并强调不是说只加水就可以走,汽车运作核心在于催化剂。

在庞青年看来,目前外界最大的误解是对制氢技术的解读,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水变成氢气的过程,这个技术的全称应该叫做“水解制氢”,其运作原理应该是水通过催化物的作用分解成为氢气,“但催化剂是什么,这是机密,我们不能透露。不过这些催化剂都是可以回收的,我们也需要回收,不然成本太高了。”

根据国内媒体的采访,按照庞青年的说话,任何水灌入车辆后,再排出来的水都可以喝,然而,令人尴尬的是,“水解制氢”车加水发动15分钟后,管子里一滴水也没有流出来。对此青年汽车技术人员解释,“管路出现了问题,要检修。”

值得一提的是,青年汽车集团水氢项目某技术负责人表示,“虽然成分不能公开,但成本目前为止肯定比油高,目前来看比油要贵3-5倍。”

一个用水比用油还贵的项目,显然,庞青年这场“水变氢”的项目已经成为一个荒唐的闹剧。

各关系方第一时间“自证清白”

比庞青年自己“啪啪打脸”更戏剧化的是,与“水制氢”项目相关的投资方先后在第一时间里,迅速向外界撇清与青年汽车的关系。

5月24日,庞青年明确表态,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当地项目进程,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而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却称,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并未正式生产,也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

对于外界所猜测的巨额补贴,南阳市政府也迅速与这家由当地高新区管委会持股49%的公司撇清关系,称“没有政府补贴”,并称40亿的投资是“不存在的”。但按照庞青年的说法却是“资金逐步到位”。

5月26日,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就与青年汽车项目合作进行了回应,关于40亿出资的情况,“40亿元投资就用于该产业园建设,由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拟通过市场化方式进行融资,目前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不存在40亿元投资问题。”

与此同时,其他曾经和青年汽车、庞青年、以及水氢燃料产生过联系的相关方也开始“撇清关系”。5月25日,中国光大集团旗下光大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官网首页发布澄清声明,称“光大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旗下子公司和私募基金均未参与南阳水氢燃料汽车投资;亦未投资任何水氢燃料汽车项目。”

而据国内相关媒体报道,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的基金已向青年汽车两年前在金华下线的水氢燃料汽车项目投资39亿元,金华项目总投资62亿元,还有23亿元“不方便说”。据了解,光大金控的子公司曾有为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项目设立过50亿的扶持基金。

显而易见,如今的青年汽车已经成为一块儿“烫手山芋”,谁也不想与之有半点儿关系。

庞青年为何能够点水成“氢”?

国外有一种神奇的“点水成金”技术,但它并不是真的把水变成黄金,而是从工业废水中提炼出黄金、铂金等贵金属。

而庞青年介绍的其“水变氢”的项目,据国内媒体报道,其目前所用该项技术的核心内容是通过水解一种铝合金粉末产生氢气。铝合金粉末中,铝为主材占比90%以上,理想的添加剂为铅、氯化镁与氧化锌三种金属。

但其中铝又是从何而来?目前国家生产铝主要是电解制铝,首先,从经济性来看,市场上平均铝的价格已经超过10元/公斤,按照9公斤铝制取一公斤氢气计算,则生产一公斤氢气的材料成本在63至90元,同时还未考虑将块状铝制成铝粉的费用和能耗。

其次,排开成本不说,铝本身也是通过电解而产生的,电解铝行业作为高能耗、高污染行业,而拿电解而来的铝金属再水解出氢气用于电池供电,根本也谈不上环保和节能。

此外,天眼查还显示,青年汽车的司法风险高达641项,包括开庭公告106项、法院公告36项、失信被执行人30项、被执行人13项、司法协助24项等,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综合以上国内媒体报道的信息以及相关资料来看,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不可能有永动机存在”,这样一个在外界看来非常荒唐的项目,根本经不起大家的仔细推敲,上百亿的项目也注定成为一笔“糊涂账”。

但这场由庞青年主导的“水变氢”的“闹剧”也值得大家去深思,一个如此“费力不讨好”的项目,为什么能够拉来百亿投资呢?庞青年作为一个失信被执行人员为什么还能被地方政府奉为“座上宾”呢?

而最后这场闹剧到底又该如何收场呢?汽车头条APP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