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那闺女》对标现代女性焦虑,不该止步于婚恋营销

发布时间:2018-08-06
摘要: 网视导读:《我家那闺女》1月5日开播,在播出了两日后的今天,还在热搜上挂着。吴昕、袁姗姗、傅园慧、何雯娜,一位主持、一位演员、一位现役和一位退役的运动员。四位女主角,从事业上来看基本都算成功人士了。她们已经是中产阶级中生活最优渥的那一群人,但仍然因为

《我家那闺女》对标现代女性焦虑,不该止步于婚恋营销

网视导读:《我家那闺女》1月5日开播,在播出了两日后的今天,还在热搜上挂着。

吴昕、袁姗姗、傅园慧、何雯娜,一位主持、一位演员、一位现役和一位退役的运动员。四位女主角,从事业上来看基本都算成功人士了。她们已经是中产阶级中生活最优渥的那一群人,但仍然因为自身事业、生活与婚恋的压力而焦虑。

观察类节目以观察明星的私人生活为噱头,但这种焦虑仍然是普适的。

01、事业焦虑

当傅园慧一遍一遍地下水,练习入水动作,这一次,观众并非是从观察运动员的角度去围观奥运会夺牌的英雄,而是从父亲观察女儿的角度,去围观一个22岁的女孩,如何为自身、为挑战极限和为国争光而努力。

千百次的努力,才换来可能也不会超过1秒的进步。这种改变微小,但也只有不断地练习,或干脆根据自身情况进行调整,才能获得更好的成绩。这是一种非常强的压力,事业、荣誉重叠,与运动精神和人类对极限的渴望交织在一起。

当然,这离普通人很远。但其中部分压力转换一下,却离大家都很近,那就是事业焦虑。

或许吴昕的经历其实最接近一般职场女性。

拥有优秀的履历和竞赛中超高的成绩,但她的底蕴和成绩并没有能够完美地发挥出来。大连外国语大学法语系,《闪亮新主播》亚军,然而主持了《快乐大本营》多少年却也被吐槽了没有影响力多少年。

其实吴昕并非一个没有天赋的人。她并非播音主持相关的专业,但作为非专业的她,面试和《时尚十分》节目却都是成功的。而仅有两年的专业练习,却也能杀到《闪亮新主播》赛事的第二名,而最终被《快乐大本营》破格录取——尽管李湘的出走使这档节目受到了冲击,但它仍是内地最早且最成功的娱乐节目,其中的竞争激烈程度和对主持人素质可见一斑。

这种经历,是大家说她幸运最大的原因之一,但也是“福之祸相依”。《快乐大本营》是她的“铁饭碗”,是她的舒适区,但这档节目却并未能让她的优点闪闪发光。尽管拥有法语底子和舞蹈底子,但这些内容都未能成为她在节目中的发光点,甚至是称其在节目中可有可无也不算夸张。

而这种评论与她2016-2017的跨年演唱会节目被取消,一起让她的焦虑爆发,崩溃后开始寻找新的生活方式。

这个点在于,只拿掉我,那么“我是不是最差的”。

尽管维嘉在心疼过后,纠正了这一说法,因为除了意外,他的节目也取消了,但这依旧是吴昕挥之不去的梦魇。

于是她也为此进行了许多的尝试。无论是锻炼还是养生,在工作场所以外的地方,她依然在努力变得更好。但她的实力,她的优点和努力并没有能够帮助到她获得应有的回报。或许这种努力方向上有些错乱,但她依旧在不断尝试。

同时,焦虑还是一如既往的伴随着她,比如明明是30+的所谓“剩女”,却依旧没有结婚和恋爱的念头。

02、婚恋焦虑

这种“没有结婚和恋爱的念头”,其实也是事业焦虑在吴昕恋爱观中的投影。

前段时间,或许你已经看过《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被Angelababy击垮的老戏骨们》。这篇文章刷爆了微博和朋友圈,尽管有部分例子不实消息,但有一点是真的:中国30-50岁的男女演员,本该处在演技最纯熟的年纪,但却没戏可拍。

我国的影视圈有大量的受众,但影视剧集的内容面却趋于狭窄。一张大饼,最后却变成了恒定的格局。

颖儿哭诉自己原来都是女一号,生了孩子却被说你现在拍不了,你不要拍戏了。

姚晨上节目,也因为五年生了两个孩子而无戏可拍。

演过了妈妈,那么以后就将一直是妈妈了。宋丹丹和巴图明明是母子,但巴图参演的一部作品里,丹丹演的甚至是是巴图的奶奶。

这种焦虑在主持界的吴昕身上依然适用。

尽管有着何炅对谢娜的力挺,但这种力挺本身也是一种宽慰和安心。在谢娜离开的时间里,一直都是短期代班的模式,这些代班主持人有湖南台的其他有名主持、有新人,还有的干脆邀请明星代班。

但这都不能使人停止焦虑,尽管这件事尚未发生,但这种被取代的焦虑还是环绕着吴昕。这或许也可以称为单身女性对事业的焦虑。

也是因为这个,同时更能接受年长的男性,她说出了“离异有孩子的也可以,反正我也不想生”。

这种焦虑当然不止演艺界人士有。在无论已婚、未婚的男性依旧向上拼搏的年纪,结婚的女强人却要面对着工作与生育之间的取舍与平衡,而未婚的女性也在因是否会因生育而影响工作而遭到隐形的歧视。

其他三位嘉宾,生活更加自在、年纪比要小一些。这种情况客观的让她们压力更轻,又或者因个人调节能力更高。不过无论因自身还是他人,她们依然拥有这样的困境,只是拥有比较吴昕更高的自由度而已。

32岁的袁姗姗、29岁的何雯娜,22岁的傅园慧,分别被自己的父亲们说着希望女儿结婚的焦虑。

22岁的傅园慧是运动员,没有多少私人时间,父母对其也比较宠爱,一边被父亲责怪着没有自理能力,也在一边被细心照顾。所以尽管只有22岁,觉得自己“我们太小了,我们才20岁,相什么亲?”还是被说了“也不是那种很正式的,就是大家一起吃个饭”。

而袁姗姗的父母,自夸着女儿一直都是校花,但也也在节目上表示,“我说钱枫还不错,妈妈也很慈祥”,很中意钱枫。(没有挖苦的意思,其实小编也很向往钱枫的洒脱和生活模式,如果能不胖就更好了,但女明星们往往对身材管理十分严苛,从形象管理和生活方式看,他们是不够匹配的)

而尽管何雯娜的父亲也在焦虑状态,父亲一直说她30岁,而本人却坚持着29岁——正是以虚岁、实岁之差为代表的代沟。但她本人倒是更加洒脱的多:“婚姻不适唯一能够证明你幸福的东西,因为我现在一个人太好了。我才退役两年,我就觉得人生还没有开始呢。”

事实上,这四位在事业上都有成功之处的女性,见识过世面。在没有爱、没有牵绊的情况下,是没有必要向必须脱离单身而妥协。“婚姻的本质就是一起搭伙过日子”的话似乎一直广为流传,但这种情形对物质生活能够得到满足的她们毫无意义。

毕竟,当真的进入婚姻里,两个人组成家庭,磨合都是必须的。而更极端的情况下,甚至容忍都成了必备品,这其中的代表或许就是谢杏芳、马伊琍、佟丽娅。她们对伴侣出轨的容忍让单身女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也有人觉得,即使离婚,新对象也依旧拥有潜在风险,离婚的沉没成本更大。

但由各种原因造就的婚姻焦虑不会停止。人的本质不是复读机,而是一切社会关系的综合。对于婚恋关系的焦虑中,这种社会关系便变成了两种情况,一是天然的作为群居性动物渴望交流的本能,另一方面则是社会关系中他人对你的关切或窥视。

03、变成婚恋节目?不如好好交流

当然,这些对于事业、生活、婚恋关系的思考,其实《我家那小子》也有。

活的潇洒无比,虽然渴望爱情但更享受单身生活的钱枫是一个,家庭压力之下一直单身的朱亚文是一个(虽然压力的方向与上文的女嘉宾不同,顺便恭喜他现在脱离单身状态),其他几位嘉宾也有着各自的烦恼和压力。

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人,有时候面对的事情也都一样,有所差距的不过是物质生活和物质生活带来的一些问题而已。

但是,面对事业压力、面对生活压力、婚恋的压力如何解决?

至少在《我家那闺女》里,小编还是看到了傅园慧和吴昕的努力,至于这种努力甚至挣扎,在以后能获得几分成效,就要从比赛或几年后再慢慢看了。

只是,尽管事业的变化或许要更久才能看到变化,但婚恋方面的内容,或许还可以再一次地碰撞。这也从节目的相关营销中看到了影子。

但若是真的将《我家那闺女》做成了相亲主题,这个节目倒是没有看头了。观察类节目以观察明星的生活为噱头,但事实上,折射的是大家生活中的焦虑,大家表面关注的是明星的隐私,但能够牢牢吸引住观众继续看下去的,还是其他人对此类焦虑的态度及解决方法。

在之前的《我家那小子》里,已经有了大张伟和妈妈们的观点对抗。至少现在对孩子觉得无法扛起责任的大张伟与希望可以带孩子能不那么寂寞的妈妈们的碰撞。

尽管不能下结论能够使多少人思考,但存在这种不同辈分之间的交流平台本身就是有意义的。

而尽管有例子在前,但性别差异对待下更着急的闺女的父母,还是令人害怕走偏。

就像俞飞鸿参加《十三邀》时广为流传的访谈内容一样,被戏称为老男人的照妖镜。原本在大众认知中,有知识与文化的三位男性,在与俞飞鸿的对话中只能称为溃败——他们活得庸俗,远不如俞飞鸿一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俞飞鸿的状态是最为理想的,顺应自己的本心而活,但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像她这样。这种生活状态,除了家人的理解,还有她能够明确自己想要什么,并拥有充实的生活。

但最终,这些问题依旧值得探讨。是坚持自我,还是随波逐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由,但在这过程中,如何善待亲人与自己是一个问题。

无论是寻找独立自我、奋发向上的路,还是在平衡与妥协中摸索,寻找普世价值观中的幸福,这才是《我家那闺女》需要探讨的。只求节目组能够正确把握这当中的平衡吧。